阅读记录
非凡小说 > 武侠修真 > 剑出北冥 > 第八百二十一章 清风过恩怨

第八百二十一章 清风过恩怨(1 / 1)

梅庭芳笑意盈盈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,怎么都掩饰不住,只是话语中的警告之色亦是极为明显,显然高阳嵩赖账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。

高阳嵩面上尴尬之色一闪即逝,旋即正色道:“你绝对不是靠着自己的力量走过墨梅山庄的迷阵的,怎么能算数呢?”

话音未落,堂堂人君便被这红衣女子揪住了耳朵:“君无戏言这四个字听过没有,之前约定的时候,又没有说不能借助其他人的帮助,而且我只是……”

梅庭芳见一旁尚有数人围观,声音便渐渐低了下去,松开揪着高阳嵩耳朵的手,片刻之后一跺脚,不容置疑道:“反正说好的事情,你不能赖!”

她清楚高阳嵩的修为,若是他要躲,她万万不可能来到他的身前,更揪住他的耳朵不放,只是心里虽然软了,神态动作却绝对不能露怯,不然这个家伙真的会赖账!

北冥修含笑对高阳嵩拱手一礼,与余落霞,陆临溪一道缓步离去,未一看了看这边的情况,也随着北冥修一道走向墨梅山庄的大门口。

人君的家务事,他们还是不管为好,反而是正在走进墨梅山庄的叶星露,更应该被注意一下。

叶星露跨进墨梅山庄的大门,正四下顾盼山庄之中的景色,每过片刻,目光就已定格在那片墨梅山庄最为出名的墨梅林前。

如今正是梅花盛开的时节,湖畔群山之中便有不少梅花盛开,但颜色如浓墨的,就仅有墨梅山庄的墨梅。在墨梅山庄刚刚出现在修行界之时,有许多人想要拜访墨梅山庄,是因为他们神秘的修行功法与背景,但也有不少文人骚客,就是冲着这奇妙的墨梅来的,结果理所应当的,大半被曲四先生曲有渊用才学或者武力纷纷考倒,唯有少数能过关者才能一睹墨梅风采。

墨梅林天下仅此一处,皇家园林都不曾有,今日一见,果然别有一番风味。

她来这墨梅山庄,就是为了亲眼一睹这广有盛名的墨梅,以及会一会墨梅山庄中的人,尤其是先前与她在迷阵之中博弈许久的那个高手,虽然她有把握在半个时辰内突破她的阵法,但此人阵法造诣之高,也着实令她兴致大起。

若是不见此人一面,这趟墨梅山庄之行,未免难以尽兴。

而且梅庭芳这人也确实有意思,明明对于阵法一窍不通,还硬生生在那迷阵之中险些冲出一条生路,若非迷阵之后有人操持,还真的要被她强冲到山庄门口不可,只是刚刚看到墨梅山庄的大门,她便运起身法冲了进去,估计是急着去见什么人,不然或许还能聊上一会。

然后她看到了自墨梅林中走出的四人,为首那人她再熟悉不过,一下子明白了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,高声抱怨道:“我说那操控迷阵的人怎么突然就防水了,原来是你出的好主意啊。”

北冥修道:“怎么,今日捅了这么大个篓子,还没耍的尽兴?”

叶星露满不在乎道:“我捅篓子你看戏,算是扯平,现在你扫了我游山玩水的兴致,如何补偿?”

陆临溪见她这副有恃无恐的模样,心中不禁暗暗赞许。北冥修这家伙从来抠门,若有人跟他谈条件,往往被压到底限,他就被北冥修这般压榨过好几次。像叶星露这般,直接明目张胆的用流氓般的理由索要北冥修好处的,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北冥修却是不以为意的笑道:“说来说去,就是想要找到先前与你斗阵的是谁?”

叶星露满意一笑,点头道:“不错,我原以为墨梅山庄的二代弟子之中,已是没了能够继承二先生那般实力之人,没想到居然险些被一个迷阵困死山中,若不见见是何人运阵,如何能够痛快?”

北冥修淡淡一笑,道:“你想见的人,就是我身边这一位。”

他的话音未落,叶星露已是上下端详着未一,眼前一亮道:“好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,先前破阵不分胜负,一会可否与我切磋一二?”

“今日墨梅山庄事情比较多,就别打扰人家了。她操持迷阵应对你,也是很累的。”北冥修好言劝道。

叶星露直接转头不理北冥修,只看向未一道:“他怎么说我可不在乎,那么你的意思呢?”

北冥修见未一面上有犹豫之色,又素来知道这小妮子很难拒绝他人的请求,于是道:“五日之后,妖帝妖后会回到墨梅山庄,你要是想与墨梅山庄切磋,何不去与清姐一战?”

“此话当真?”

叶星露眼前一亮,旋即摇头道:“墨梅山庄近在咫尺,为何要我再等五日?”

“凭你你这个月的工钱还在我手里。”北冥修诡异笑道,“先前闹出那么大动静,我可一点都没有追究,现在我只要你安分五日,不过分吧。”

“你!”

这话一下子就抓住了叶星露的软肋,自在人界行走之时,她便心知钱财的重要性,往日行走江湖之时,若囊中羞涩,就去寻地方上的豪富之家借些银两,在妖域那段时间更是直接明目张胆的抢劫所谓的圣子,反正不义之财,人人得而花之。然而她从来出手大方且不计后果,根本存不下钱,入了北冥府后,更是没了往日“劫富济贫”的机会,全靠着每月发的工钱过活。凤五玄原本经常抱怨工钱不足,在北冥修入主天道盟之后便没了不满,而继续抱怨工钱不足的,就只有大手大脚的她了。天道盟客卿做的那些工作既麻烦,约束又多,报酬还少,她不愿去做,又没有别的收入手段,苏义这二月不在中州城,无法为她提供经济支援,久而久之,她的经济命脉全部被北冥修掌控,这一句扣发工钱的威胁,直接便断了她的一切说辞。

叶星露无奈低头,只是语气依然有着几分阴阳怪气:“好好好,家主大人,今日我只来墨梅山庄一观墨梅,行了吧?”

言罢,她不再管北冥修等人,自顾自的走入墨梅林中,似乎选择性忘记了,自己的到来还不曾被墨梅山庄中人知晓。

北冥修大概猜得到她的想法,某种程度上说,他们都是善于遵循自己内心所想的人,只是叶星露更加率性而为,自己

更愿意选择忍耐罢了,不过若是前路有阻,他们二人都不会善罢甘休,这一次他搅了叶星露的兴致,估计要被她记恨上好一阵子。

不过那又如何,大不了天道会后,工钱多发一些,安抚一下就好。

毕竟叶星露着实不是个安分的主,之前那一次挑事已经被朝廷将事情挑明,反而更能助长人界的威望。若是现在让她与墨梅山庄交恶,对之后的影响怕是极大,至少他能确定,以墨源与叶星露这二人的性情,碰在一起绝对不会和睦,尤其是在叶星露上门挑衅之后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叶星露眼尖,赏墨梅之时,已是看到了墨梅山庄大堂之前,似是在于梅庭芳打情骂俏的高阳嵩,好奇的多瞅了两眼之后才移开目光,四下顾盼之后,转身问北冥修道:“墨梅山庄的弟子们都不在吗?”

这一句话语气如常,似乎先前那一点不愉快已是荡然无存。

北冥修笑道:“就因为清姐即将回来的事情,全都在准备庆祝。”

这两句话一问一答,都已是没了之前那隐隐的火药味。

叶星露都不在意之前的不愉快,他又何必置气?

陆临溪看着这一幕,心中不由得一阵惊讶,小声问余落霞道:“他们一向如此?”

前一秒还似乎要针锋相对,后一秒就握手言和,这等变脸速度,他看了都有些咋舌。

余落霞点头道:“这种摩擦常有,他们都不是小肚鸡肠的人。”

北冥修对待府中之人一向宽厚,唯独对叶星露时常打压,一方面是顺着苏义的要求,压制一下叶星露那肆意妄为的性子,另一方面则是在这个过程中,磨合二人之间的思想的冲突之处。当年那场千里路途之中,叶星露一心查看北冥修的为人,北冥修也在信任之余,对这位点明身份的圣阁弟子始终抱有一份警惕,彼此都有所保留,故而对对方有所忍让。只是现在他们不只是旅途的伙伴,更是需要共同缔造大事的盟友,对于合作的重要性,彼此都心知肚明,这种情况下,二人之间的磨合便更加重要,虽然在配合之时已是亲密无间,思想上的冲突却也时常冒头,而在不断修补这些矛盾的过程中,他们之间的羁绊也在巩固着,或者说忍让着对方。

虽是忍让,他们彼此却都清楚,这份忍让不会有爆发的一天。

苏义行事向来仁善,能布小局却难平大局,坦言真正能够帮助北冥修对抗圣阁的是叶星露而非他苏义,由此诸葛霖叶才属意叶星露接近他,没有叶星露之助,他未来对圣阁的行动必然会难上数倍。而叶星露也心知若是离了北冥修,诸葛霖叶的遗志将难以贯彻,纵然二人思想之上多有冲突,也当容让磨合。

纵然偶有冲突,也会如今日这般,不过一阵清风拂面,怨愤便消于无形。

毕竟,他们是盟友。

也是战友。

更是朋友。

而且事后无论是哪一方的错,其中一人总会给对方一个台阶下。

这便够了。

最新小说: 魔女大人放过我 末世牧师 都市之极品小道士 不过人间三两事 我是搬山贼 盗天战纪 江湖人的江湖事 位面界皇 喋血飞鹰在行动 洪荒:我哥们儿是鸿钧老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