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记录

番外:丹白菜篇(1 / 1)

萧奕擎登基三个月后,西伯大皇子作为两国邦交首使,代表本国前往燕都正式签订和议书。

丹泽作为首使辅臣可以带家属一同前往。

柳一一开始挺高兴,当她看见所谓“西伯盛装”后,眉头直打结,缀满一圈鎏金苏流的头饰帽子,在她手上正反反正拨弄几下,对正在试衣的丹泽说:“我不想戴这个帽子,太难看了。”

丹泽从铜镜里看她一眼,没闹明白小笨蛋又在纠结什么,反问:“你想戴什么?”

“我什么都不想戴。”柳一一把帽子丢一边,凑到铜镜旁边摆弄自己头发,“你不觉得我梳个坠马髻,或高云髻更好看?一个妩媚,一个大气,你说呢?”

“随便你。”丹泽对发髻没研究,指了指帽子,“你不喜欢那款,还有其他样式。”

“我哪款都不喜欢!”柳一一把所有样式看个遍,翻个大白眼,不满道,“西伯都啥眼光?做的头饰跟王八盖子一样,这就算了,为什么你的衣襟上围圈白狐毛,穿这么美艳干吗?去大周勾引女人?啧啧啧,美男计……”

大皇子其心可诛,这话想了圈咽下去,不是怕大不敬,而是美男脸色变了。

柳一一乖乖闭嘴,心里倒很会安慰自己:脸长你脸上,嘴长我脸上,凭啥我不能说?我就说,我就说,我就说……然而无数遍“我就说”后,出发那天,没有坠马髻,没有高云髻,老老实实戴着王八盖子随迎送队出发。

她是女眷,自然只能跟着女眷们同车,但一路,脸都笑僵了,内心无比崩溃,皇子妃热情好客,对这个异族台吉夫人很是照顾,特意学几句简单燕都话和她交流,从那一刻柳一一终于明白“鸡同鸭讲”的意思。

也不知皇子妃的燕都话是哪位教的,柳一一头一次听母语和听天书一样,连蒙带猜最多猜出半个意思。

然而皇子妃很得意自己的燕都话,一个劲问柳一一说得好不好,柳一一强颜欢笑点点头,心想,是不是西伯和大周一样,高门大户家出身的女人都特自负?一嘴燕都语说得西伯人听不懂,大周人也听不懂,唯有“好不好”三个字很清晰,什么毛病?

于是柳一一打心里抵抗学西伯话,同时深恶痛绝头上的王八盖子。

这一上午对于柳一一只有一个字——熬。

到了中午队伍到达歇脚的地方,柳一一那一刻如同囚犯听见狱衙喊“放饭”一样兴奋,嘴角快荡出花,从马车上蹦下来,提着裙子就去找丹泽。

丹泽跟大皇子正在议事,她就像小狗一样不近不远地跟在身后,等结束。

此地隶属西伯,大皇子亲临,当地城池的官员不敢怠慢,腾出最豪华的客栈供一队人马休息。

柳一一等半晌,见丹泽一时半会完不了,索性找小厮带她回房,懒得理会皇子妃的热情,一个人等着等着睡着了。

直到丹泽回来,她才发现,一行人都吃了午饭,独漏掉她。

“这次去燕都,我不回西伯了。”柳一一不高兴地别别嘴,翻个身继续闭眼睡。

丹泽坐床边哄:“我叫伙计单独送饭上来。”

“不吃。”柳一一气哼哼往被子里窝了窝。

“真不吃?”听丹泽声音像在笑。

柳一一更气,把被子往头上一盖,闷闷道:“说了不吃就不吃。”

丹泽也不恼,继续笑:“你不吃,我一人都吃了啊。”

“你吃吧!”柳一一心想撑不死你。

话音刚落,门外响起敲门声。

丹泽去开门,没一会柳一一闻到熟悉的香味。

“猪油面?!”她一咕噜爬起来,两眼放光。

丹泽逗她:“你不是不吃吗?”

柳一一伸直脖子,看着桌上两个宽口碗里满满肉汤,和炸得金黄的荷包蛋,咽了咽口水,嘴上逞强:“我是不想吃,但你已经吃过了,再吃两碗面下去,会撑坏肚子。”

大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觉悟。

“我刚才没吃饱。”丹泽看穿她的小心思,毫不在意道,“吃两碗也不是不行。”

眼见对方坐下,拿筷子,挑一筷子面条送嘴里,柳一一急了,鞋子不穿,跑过来拉住丹泽的胳膊:“哎哎,你都吃了,我吃什么啊?”

丹泽憋住笑,一本正经看着她:“不是你叫我都吃了吗?”

“那是刚才,现在我饿了。”柳一一迫不及待对筷子上的面条下口,差点咬到自己舌头。

“这是你做的?”她嚼了嚼,惊诧看着丹泽。

丹泽笑笑,又卷一筷子喂她:“我没经手,把做法告诉后院厨子,味道如何?”

柳一一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,连连说好吃:“我说今天的味道,和之前在燕都你给我做的稍有差异,原来找了厨子,害我白高兴一场。”

“这里又不是府邸。”丹泽失笑,拿起另一双筷子递给她,又拍拍自己大腿,示意坐上来。

柳一一光着脚丫,有点冷,有个会发热的人肉椅子主动邀请,她自然不客气,一屁股坐上去,感受背后传来的体温,心情大好,吃得特别香。

而后她全然忘记人肉椅子要不要吃,还边吃边问:“你不是跟大皇子他们一起吃饭吗,为什么不叫我?”

丹泽说:“本来想叫你,但我看了宴席菜单,都不合你口味,所以没叫。”

柳一一鼓着腮帮子,呜呜噜噜问:“都什么菜啊?”

“半生牛羊肉,当地特色菜,大皇子想尝尝。”

柳一一一听“半生”两个字,就蹙起眉头,揶揄:“都说西伯民风彪悍,果然彪悍,连食物都不断生。”

顿了顿又问:“血糊糊的,好吃吗?”

丹泽没说好吃也没说不好吃:“我一筷子没动。”

柳一一这才想起,人肉椅子方才说没吃饱,她忙咬断面条,坐到一旁的空位,把另一碗面条推到丹泽面前,笑嘻嘻道:“猪油面好吃,陪我一起呗。”

俨然一副恩准你吃的神情。

丹泽一扬眉,舔舔嘴唇,回她一个“你吃面,我吃你”的表情。

原计划饱暖思淫欲,结果饭吃一半,大皇子身边侍卫来传话,说稍晚请丹泽过去议事。

丹泽应了声,却引来柳一一不满:“我们才在一起多大会,又叫你过去,皇子妃是摆设吗?”

丹泽笑起来,摸摸她的头:“你以为储君那么好当。”

柳一一嘟嘟嘴,抱怨:“你又不是储君,我也没看你闲着,以前在大理寺还有休沐,现在倒好,自从来西伯到现在三个多月,没见你在府邸休息一天,外公也是,不是还有几个堂哥堂弟吗?独独指望你,他老人家以为你是哪吒,脚踩风火轮,三头六臂。”

丹泽被她最后一句话逗笑了:“我倒想变哪吒,可哪吒是藕做的,你确定要跟一个荷叶精天天同床共枕。”

“谁要跟荷叶睡一起!”柳一一哼一声,报复似的夹起一块五花肉扔他碗里,“快吃,快吃!吃也堵不上你的嘴!”

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柳一一睡着后梦见她心爱的人肉椅子真的长出三头六臂,吓得她心口乱跳。

醒来后,借着洒进屋内的皎皎银辉,看清蜜色发丝、俊脸和对方平稳呼吸。

柳一一端详半天,发现方才不过周庄一梦,暗暗松口气,心思这么好看的男人可不能变成妖怪,不然自己会哭倒长城。

如是想,心也跟着蠢蠢欲动,柳一一算算日子,丹泽好一阵子没碰她了,再这么下去何时才能生孩子啊……

于是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

丹泽迷迷糊糊,就觉得上身凉凉的,下身难以名状的燥热不堪,仿佛全身血液都集中在某个地方,胀得难受。

他七分倦,三分醒睁开眼,想翻身继续睡,倏尔身上一沉,软乎乎的东西坐上来。

“一一,大半夜你不困啊?”丹泽彻底醒过来,盯着只穿粉色肚兜的柳一一,无以言对。

做都做了,还说个屁……

夜半销魂是件耗体力的事,柳一一从偷袭成功,到丹泽反客为主,再到累趴不动,窗外传来第一声鸡鸣。

丹泽也因为这场偷袭差点睡过出发时辰。

路上,大皇子瞥一眼衣着整齐的丹泽,别有深意道一句:“丹台吉,此地离燕都甚远,不易太过劳累,本王的智囊团少不得台吉。”

丹泽:“……”

与此同时,柳一一坐在马车里呵欠连天,被皇子妃取笑一路。

柳一一:“……”

有了这次教训,后面路程两人再不敢毫无节制。

因为时间宽裕,不急着赶路,一队人马到达燕都耗时一个半月。

柳一一以前天天在燕都不觉得,现在回到熟悉的都城,深吸一口气,只觉得空气都是甜的。

“今儿没我什么事吧?”到了自己的地盘,终于可以摆脱过于热情的皇子妃。

丹泽吃完早饭,嗯一声:“你想干吗?”

“不干吗,”柳一一心虚笑笑,试探道,“我想去看看兰夫人,她有恩于我们。”

丹泽不上道:“还有吗?”

柳一一犹豫片刻,小心翼翼问:“我能去看看花妈妈吗?她以前帮我不少,算我在燕都半个亲人。”

以为丹泽不同意,没想到他爽快答应了,就是叮嘱不能逗留太久,毕竟身份今时不同往日。

柳一一乖乖点头答应。

答应归答应,出去后怎么着还不是柳一一说了算。

花妈妈没想到这丫头有点良心,又考虑到台吉夫人身份,领着人去了兰府,顺道一起去看兰夫人。

兰府。

接待她们的是邱嬷嬷,她对两人抱歉道:“真不巧,夫人昨儿出城查账去了,估摸三日后回来,不知柳夫人待多久,等我家夫人一回来立刻通传。”

既然主角不在,柳一一不便多留,吃些茶点,和花妈妈一同告辞。

回去的路上,柳一一看看明晃晃的太阳,抹把额头的汗,问花妈妈:“中午了,您有安排吗,没安排我请您去聚仙阁吃饭。”

花妈妈嘴上骂她出息了,口气不一样了,心里挺乐,两人点了两荤两素,末了柳一一加一句,全部加辣。

花妈妈是粉巷老人精,一下察觉出不对,等伙计走了,低声问:“一一,你是不是有了?”

柳一一压根没当回事,直摇头:“丹泽忙不想要,过阵子再说。”

花妈妈哦一声,想想没再多嘴。

没想到老人精一语成谶,柳一一闹腾一整天都没事,等回去吃晚饭时,觉得不够味,跑去酱菜馆买了一罐剁椒酱,就着一碗白饭吃了大半罐,舒坦没一会,翻江倒海全还给土地公。

丹泽以为她在外面吃坏肚子,赶紧请大夫来瞧,结果大夫抱拳作揖,满面笑容恭喜二位有喜了。

丹泽开始挺高兴,没一会就高兴不起来了,他不等隔天把柳一一送出门。

傍晚柳一一又出现在邱嬷嬷身边,且笑得无比尴尬,这下如她所愿,可以在燕都待一年见不到恶心人的半生牛羊肉,为之付出代价必须和丹泽分开一年,她摸着尚未隆起的小腹,突发奇想其实荷叶精也不错,起码可以分身……

最新小说: 陌上花开,魂归故里 狐作非为:秦朝不好玩,下一个 本王命不久矣 妖妃倾城,假面王妃别想逃 甜妻吻上瘾:爵少,轻轻宠 男神攻略:国民影帝,轻点亲 1号妻约;秦少想复婚 夜凌天 快穿反派,宿主太怂肿么办 惊玺